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
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

新闻详情|News

京东高管大换血背后:新老派系两股势力的此消彼长

  

  末位淘汰、一个月3位CXO离开、要求淘汰三类人……这与印象中的那个京东有点不太一样,依稀记得在去年上半年,刘强东出现时的画风还是——“我们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只要县长的工资涨了,我就给你们涨工资”。

  开年伊始,京东大方承认将末尾淘汰10%的高管,一个月之后,CTO(首席技术官)张晨、CLO(首席法务官)隆雨、CPO(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接连宣布离职,虽然离职都都将离职原因指向“个人和家庭原因”,但仍不免让人与高管末位淘汰联系起来。

  此前,京东再次抛出一则人员变动消息,宣布将实施核心高管轮岗计划,两位老臣王笑松和胡胜利将被调任其他岗位。关于轮岗可以有两种解读,要么是软下课,要么是为公司培养后备力量、平衡内部多方势力。

  目前还很难判断这波高管轮岗的属于哪一者,毕竟前者有沈皓瑜、隆雨的离开做参照,后者有阿里、华为的轮岗制珠玉在前。

  京东历史上的轮岗

  阿里和华为算是互联网圈执行轮岗制颇具代表性的两个。在阿里,上到管理层,下到普通员工,每年都会有内部轮岗。

  关于轮岗的作用自是不必多说,在《阿里巴巴三板斧》中曾这样说道:

  第一,轮岗可以解决高管在工作过程中的职业倦怠问题,会让员工在公司工作的时间更长。互联网公司的员工流失率本就很高,轮岗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可以让企业文化得到传承。虽然是转岗到新业务,但员工本身是“老人”,可以自然而然地保证了企业文化的有效传承。反过来想,如果每个新业务都招一群新人,则很可能会导致公司文化出现裂缝。

  而还有一点没有明说的好处是,轮岗还能平衡公司多方势力,防止“山头林立”的情况,阿里和华为都曾用这一招去“削平山头”,京东亦然。

  京东第一次引入轮岗制度是在2013年,在这次轮岗中,京东市场部原高级副总裁程峻怡被调至负责京东POP开放平台,而京东老将徐雷重回京东,担任市场高级副总裁一职。

  在2011年之后,处于高速扩张期的京东吸纳了一批职业经理人。一边是跟随刘强东多年的老臣,另一边是空降的外来高管,两方人马遇到一起自然少不了一些摩擦。2012年年中,负责物流仓储的副总裁姜海东、负责战略发展的副总裁乙壤月的前后离职,就是代表性事件。

  而这次的轮岗制度一方面帮助京东平衡了公司新老更替所带来的波动,还让京东完成了一次血液更替。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轮岗中,实际发生职位变动的只有程峻怡一人,而徐雷接替了原来由程峻怡负责的业务,程峻怡说是轮值,实则是被降职,随后不久,程峻怡从京东离职。所以这一次的轮岗,某种程度上也是打着轮岗的名义进行高管更替。

  2016年10月,京东再次搬出轮岗制,直接原因是当时震动业内的10大腐败案件。这次反腐案件起因是京东商城服饰家居事业部奢侈品部总监栾霁的违规受贿,随后牵出的一系列利益腐败链条让刘强东震怒,下令严查腐败违规。

  为从源头杜绝腐败问题,京东开启了新一轮的轮岗。涉及超过10个部门的关键岗位:包括各业务线总监及以上管理层,覆盖全部二级及以上部门。

  在这波反腐行动后,2018年之后,京东又效仿华为开始在京东商城启用轮值CEO制度,而自沈皓瑜卸任之后,京东商城CEO的职位已经空缺了两年之久。紧接着在年底,京东商城内部宣布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在这次调整中,徐雷被放在了愈发重要的位置上,多个事业群负责人均向其汇报。

  虽然“二号人物”呼之欲出,但在外界看来,京东的轮值CEO制度终究还是轮不起来,在频繁的高管更替中,放眼望去,在京东挑不出几个能被放到轮值CEO位置上的人,“铁打的刘强东,流水的高管”,始终是京东避不开的灵魂拷问。

  两波势力的此消彼长

  曾有人这样评价京东:“虽然发展了这么多年,但从本质上来看京东各方面还是感觉像一个创业公司,但由于京东的发展速度太快,在快速增长过程中京东喜欢引入职业经理人,但由于刘强东个人领导风格过强,在合作过程中需要磨合,而其中也伴随着很多调整。”

  如今,京东的高管团队页面上,只剩下包括集团CEO刘强东、京东商城CEO徐雷、京东物流CEO王振辉、京东CSO廖建文、CFO黄宣德、CCO为李娅云在内的6位高管(隆雨的介绍还没从页面中撤下、新任CHO于睿的资料还未加入)。

  事实上,这并不是京东第一次出现高管大规模流动,在4年前的此时,也曾上演过类似的场景。

  2015年4月开始,包括闫小波、熊青云、徐昕泉、李永和、江川、李大学、蒉莺春等在内的多位核心高管从相继从京东离职,到2016年,前京东商城CEO沈皓瑜也宣告下课,这在当时曾被视作外企职业经理人时代溃败的标志性事件。

  2011年,走过草创时期的京东,正处于上市前夜。“如果管理了十年,还不能放手,这是我的严重失败。”为匹配日益扩大的公司规模,形成更体系化的管理机制,从这一年开始,京东吸纳了大批职业经理人,着手搭建起一套CXO体系。

  沈皓瑜是首位加入的CXO,而最近离职风波中的三位都是伴随这套体系的搭建进入京东的。伴随CXO悉数就位,刘强东曾有过一段“只看结果,不管过程”的放权阶段,“几千万的单子就不用找我签字了”一度成为刘强东放权的佐证。

  在当时,刘强东对外来职业经理人们是颇为偏袒的,他曾直言:“现在的京东需要新鲜血液,离职一两名高管属于正常现象,凡是不符合京东商城价值观的就可以离开,一直都是老胳膊老腿的也不行”。

  但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前京东商城高级副总裁吴声在京东之外输送利益的事件可能是刘强东对“洋务派”产生隔阂的开始。直到2016年,京东的增长出现明显放缓,这让刘强东开始警觉起来。

  而刘强东对待外企职业经理人们的态度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化。谈及自己所期望的高管团队时,刘强东曾在2016年出版的自述里这样说道。 “这个人一定要是在民企或者中国当前环境中工作过的高管。如果一直在外企,或者大部分时间在国外工作,那我觉得团队融合方面可能出现问题。”

  之后不久,京东内部就出现了上文中提到的高管离职潮。而伴随着职业经理人们的出走,新老势力也出现了一轮更替,老将和管培生的地位持续上升,“洋务派”的地位逐渐下降。

  正如上文所提到的,在2016年前后,京东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高管变动。而本月三位离职高管中的其中一位蓝烨,就是在2015年下半年从手握重权的CMO被调任CPO,这在当时曾被外界解读为蓝烨被边缘化的开始。毕竟在2012年蓝烨刚加入京东的时候,徐雷是向蓝烨汇报,而后来,徐雷却成了京东商城的CEO。

  在2016年的这次调整中,老将的地位明显提升,曾被熊青云换掉的徐雷重新负责市场部,王振辉则重新负责京东商城运营,二人还被同时晋升为高级副总裁。

  除徐雷和王振辉外,还有多位老将获重用,王笑松、闫小兵、胡胜利三大事业群总裁一并升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

  在今年的达沃斯论坛上,三大业务掌门人京东数字科技CEO陈生强、京东商城CEO徐雷、京东物流CEO王振辉集体亮相,三人均是京东的老人,分别执掌京东最核心的电商、金融与物流业务,这张意味深长的合影再次印证了老将地位的回归。

  伴随老将地位的提升,管培生这一嫡系部队也被委以重任。作为隆雨的接任者,京东集团新任CHO余睿是京东的第二届管培生,自2008年以管培生身份加入京东以来,历任华中区区总、华东区区总、京东集团副总裁并兼任过1号店CEO、用户卓越体验部、客户服务部负责人,并参与见证了物流业务的发展。

  刘强东曾说自己最满意的不是物流,而是管培生计划。2007年开始,京东每届招收30到50人不等的管培生,在所有业务轮岗半年后,双向选择分配到全国各地各部门,在这批嫡系部队里,出来了不少“年轻副总裁”的励志案例,被视作京东的黄埔军校。

  有人认为外企高管的接连出走和老将搭配管培生的组合,预示着外企高管时代的落幕,这个结论不免下的有点为时尚早。

  某种程度来说,近期的这波高管流动更多是京东内部血液的一次更替,从上文也能看到,这在京东整个发展历程中已出现过多次。面对公司业务增长瓶颈,京东需要给自己也需要给投资人一个交代,而有人离开就要有人补上,在老将和嫡系部队不够用的情况下,引入新的职业经理人仍是大概率事件。

{$itemInfo['publish_time']|date='Y-m-d H:i:s',_ _ _99贵宾会全球性的大型网站,实时报道全球最新鲜的体育新闻和娱乐赛事,丰富您的在线生活.99贵宾会娱乐全球最有信誉的体育竞技娱乐平台,多彩种,多玩法等众多优势.99贵宾会官网最权威的体育投注平台,为广大玩家提供国外的体育新闻宣传,服务于广大玩家客户!}##}  [返回]